夕夜_教练我不想考专八TUT

( ๑´•ω•)۶队友被打,居居看外卖,被撤单制裁。【冷静吃糖冷静吃糖,嚼着我的小番薯】

楚子航BG——《清和月下舟》抄袭部分调色盘

烨宸_拼字吗兄弟:

抄袭内容涉及《尼伯龙根镇魂歌》、《荣光之巅》、《心理罪》。


感谢小伙伴们的帮助,尤其是 @子谵_ 大部分的调色盘整理和截图, @飓风之鸦——向疯鸦进化 对比原著和联系《荣光之巅》作者风之克罗地亚,@既人与 调色盘补充。


目前比对已经到了龙二情节,将尽快比对目前剩余章节。


涉及大面积复制粘贴,梗相似(比如《清和月下舟》的女主角和《荣光之巅》的路明非在入学时都用黄金瞳恐吓学长学姐等),以及大面积复制原著(此内容未体现在调色盘内)


此外,还涉及到部分《全职高手》设定,如“荣耀”“xx战队”“手受伤不能打荣耀”等相似词汇。(此部分未体现在调色盘内)


愿天下再无抄袭。


附上晋江地址,大家可以奇人共赏一下,尤其是评论区。
http://wap.jjwxc.com/book2/3271250


p1-p4为调色盘。


p5为《清和月下舟》作者承认第七章抄袭《荣光之巅》,但事实证明不只是第七章抄袭。


如此大大方方承认抄袭的作者,令po想起了某位向大风致敬的作者。








【火有】临床医学推理作家有栖川有栖的冒险 04

(•̀ω•́)✧

莲子_Renko:

前篇指路:


01 临床犯罪学者火村英生的尸变


02 已故犯罪学者火村英生的失忆


03 临床医学生有栖川有栖的新同居者








04 业余医学生作家有栖川有栖的大意


“说要搞明白你怎么死的……具体该怎么办啊?”


咀嚼着同居“人”煮的饭,我含混不清地说道。


火村这个人活着的时候一定很受欢迎,我默默地想,一个长得不错学历傲人煮饭还这么好吃的男人,没道理不受欢迎吧?


“恩……我也记不起来我死时的细节,只好先从我记得的地方开始。”明明才不过两天时间,火村坐在我对面托着下巴讲话的样子看起来却已经非常熟练自然了。


“比如?你住在哪?”


“这个我记得,我住在京都一间大屋里,和房东时绘太太两个人。”


“只有你们两个人吗?”


“还有一只叫桃子的猫。”


“你打算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大咧咧地回去问房东太太‘您还记得我是怎么死的吗’……”


我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确实……离万圣节还有距离,我现在这个样子要上街恐怕不太合适……”


哈……我放下碗叹口气站起来拿外套。


“你现在我这忍耐一下好了,我下课去帮你买件长外套和帽子围巾什么的……我书架的书随你翻,电脑没有密码,如果你要调查相关的新闻也随便……”


“总之!”我从玄关回过头叮嘱跟过来的火村,这家伙青灰色的皮肤如果不是我恐怕会被吓个半死,“请你老实呆着,不要出去吓到别人!也尽量别被有关部门抓去做实验!”


火村似乎被我的说法逗乐了,低头捂嘴笑到肩膀都在抖。


“哈哈,哈哈哈……放心吧,”这可恶的尸体裹在我的上衣里露出个本应该惨淡却莫名有点帅的温暖微笑,“有栖,路上小心。”


“……我,我走了。”


我绝不承认我刚才好像发作了房早二联律。


拎着今天要丢的可燃垃圾,我匆匆甩上了门。


咦?垃圾堆旁边怎么好像有一坨灰烬,隔壁街那些混球又在这里放烟火了是不是!可恶都说了在可燃垃圾附近点火很危险啊……


 


**


我难得地在课上开小差不是在写稿子,而是偷偷操作着手机,谷歌了一下火村英生其人。


英都大学副教授,犯罪学者。恩这符合他的自我介绍……


我滑动屏幕跳过冗长的学历介绍和论文标题,终于找到一条包含火村名字的新闻。


唔……我看看?


协助警方解开悬案的传奇犯罪学者!孤高的副教授!


……这是什么八卦小报的版面吧。


不过总算是在里面找到个名字。


 


“锅岛警官吗……”


在下课铃响起的瞬间冲出教室,我决定在去买衣服前先去找个安静的地方打个电话。


 


**


“……我干嘛要下意识地买两份便当啊。”


拎着棕色长风衣、铁灰色围巾和黑色圆顶帽走进了便利店的我,脑子里乱糟糟地绕着之前跟“锅岛警官”通电话的内容,下意识地买了两人份的晚餐。


 


我抱着不行就算了的心情给警局打电话,凑巧这位在小道新闻里据说请火村协助过办案的警官正好在署里,听说是火村的熟人打来的二话不说就接听了。


没想到这位锅岛警官和火村的关系还挺好,我假装是火村的远房表亲打过去询问近况,寒暄了没几句他就用哽咽的声音对我说十分抱歉。


“以前偶然听火村老师提起过他没什么亲戚,没想到还有个表弟……太遗憾了,可能亲属的各位还没接到正式的通知,但是……其实火村老师已经……”


据锅岛警官的描述,火村是失踪两天后的早晨在河边被发现的,凶器很可能被丢弃在了河里,无法打捞了,因为缺乏线索暂时只能作为强盗杀人处理。


当我问到尸体的时候,锅岛警官只说司法解剖完成后会通知亲属来认尸,并没说出尸体具体的下落……


想必就是送到我们学校的病理栋了吧。可是为什么没人发现他的尸体失踪了呢?


 


……该不会都是我的错吧?


 


 


“我回来了——”推开公寓的门走进去把买来的衣服甩进走上前来迎接我的火村怀里,我假装不经意地把多买了一份的便当塞进冰箱。


“你回来啦?啊,是给我的吗?多谢。”


火村看起来很高兴地打开了衣服的包装。


哼,这可是我一个穷学生掏钱给你买的,敢嫌弃一个试试呢。


“对了有栖。”


“恩?”我坐在桌前拆开最喜欢的炸鸡便当准备开吃,就看火村把衣服随手仍在单人沙发上,倒了杯水放在我面前,然后十分自然地在我对面落座撑住了下巴。


——你老这个姿势该不会是因为肌肉收缩障碍下颌要脱臼吧?


无视我奔驰的奇思异想和怀疑的眼神,火村懒懒地扬起嘴角。


“你最近在写的那篇小说,后续是怎样的?”


 


……妈了个巴子。我在心里一字一字的棒读。我怎么就忘了给我笔记本电脑里的文档上锁?!






--------------


求评论和小红心owo/


寂寞的莲子不被关爱就会开始吐黑泥哒